弱国无外交
2017-08-09 15:27:03 作者: 来源网络
字号:   打印

  晏子使楚的故事就是典型的一例。在当时楚强齐弱的形势下,晏子出使到楚国,凭着他超人的机智勇敢,过人的能言善辩,巧妙灵活地回击了楚王的侮辱,成功地维护了他和齐国的尊严,成为古代外交史上的美谈。

  晏子是怎样回击楚王侮辱的呢?

  巧用推论进楚门

  鉴于晏子身材矮下,楚国君臣欲从人格上来侮辱他。不惜有损城墙之“尊容”,竟别有用心地在城门旁重新挖开一个小门,专供晏子入城之用。晏子出使楚国,首先面临着“门难进”这一关。

  若从小门进,正中楚人之奸计,无疑是受辱;若从城门进,必须找到一个理由,否则便显得无能,也是受辱。楚人就是这样给晏子出了一个两难之题。然而晏子一眼就看出了楚人的意图,毅然拒绝从小门入。并机智地抛出了这样一个推论,一下就解开了两难之题。

  使狗国者,从狗门入。

  楚国(不)是狗国,

  故晏子我(不当)从狗门入。

  这一推论明确地告诉楚人:从小门入,是我晏子一人受辱,可楚人你则要付出整个楚国受侮辱的代价;你楚人不愿付出受辱的代价,则我晏子就当从城门入。你楚人就看着办吧。最终是楚人不得不“更道”,让晏子“从大门入”。在第一个回合中,晏子取得了胜利。

  假因溯果贬楚王

  进城得见楚王。晏子却又面临着“话难听”这一关。楚王仗着“势”大气粗,完全不把晏子放在眼里,更不能把晏子当人看。明明活生生的人一个出现在楚王面前,可楚王他口出难言“齐无人耶”,简直是目中无“晏子”!晏子有意误解楚王之意,而楚王仍不善罢甘休,“何以使子”地再次质问晏子,意欲置晏子于难堪之中而后快。面对质问,晏子假因溯果,机智地予以了反击。先说齐王选派使臣的原则是各有所用,人尽其才。齐王的这一原则显然是出自晏子的机智假设。再说自己是最不肖者,有意贬低自己,最后就像说相声抖包袱似的:不肖的晏子我就只配出使到最不肖的君王的楚国了。晏子的这番回答,其实是接连套用了两个推论:

  (依照齐王选派使者的标准)

  凡是无才无能之人就只配出使无才能的君王的国家。

  我晏子是最不肖的人,

  故只配出使到最无才能的君王的国家。

  既然我晏子出使的是楚国,

  那楚国的君王就是最无才能的君王了。

  晏子就是这样轻而易举地把楚王贬折了一番,使得楚王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无言以对。

  妙用类比辱楚王

  楚王听说晏子要到楚国来,打算好好地侮辱他一顿,而且已是严“计”以待。晏子一到,楚王便以礼相对,盛情款待。晏子这一次面临的是“面难堪”这一关。

  依据事先好的谋划,楚王与“吏二”同唱双簧戏,暗中得意于晏子将掉进他们预计的陷阱中。殊不知,晏子灵机闪现,一个犀利的类比却反将楚王推进了他们自设的陷阱中,楚王不得不自我解嘲——寡人反取病焉,又一次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自取受辱,落得自我难堪的境地。

  晏子使楚,力挫楚王的无礼与无理,不辱使命。全在于他凭着自己的机智勇敢,充分发挥自己的能言善辩的口才,成功地运用外交语言艺术。对于这一点,理应认真的品味和学习。

  妙在晏子既没有得罪楚王,又维护了齐国的尊严,还嘲讽了楚国,得到了楚王的尊重。


        责任编辑 夏暮
版权所有:淄博市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 运营维护:淄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