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驻港部队淄博兵
2017-07-01 09:25:35 作者: 张鹏飞 王玮 鹿鹏 杜清亮
字号:   打印

  1997年7月1日0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取代英军接管香港防务,完成震撼世界的和平进驻。当年12月11日,105名淄博籍士兵应征入伍,首次加入驻港部队的行列。今天,在欢庆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105名驻港部队战士中的十几位退伍老兵,听他们讲述使命、担当和责任。

点击查看原图

2015年“八一”建军节,首批在驻港部队服役的淄博籍退伍老兵举行联谊会。

点击查看原图

老兵们聚在战友开的酒吧里,共庆香港回归20周年。

点击查看原图

当年的新围营区某部战士孟强。

点击查看原图

当年的航空兵毕晓磊。

  6月29日晚上,记者通过驻港部队退伍老兵毕晓磊的联系,如约来到张店明清街附近的一家酒吧,来自我市各条战线的十几名驻港部队退伍兵早已在那里等候。

  坐着“专机”奔香港

  “大多数年轻人都有一个梦,渴望着18岁参军到部队。驻港部队又是非同一般的部队,当年,从我市征集105名驻港士兵这件事情,许多人并不知晓。”老兵成国磊对记者说。

  成国磊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和哥哥都当过兵,从小耳濡目染,成国磊的梦想也是成为一名军人。1997年的冬天,机会悄悄来临。当时成国磊在淄博小化纤武装部帮忙。有一天武装部来了一批接兵干部,细心的成国磊发现,有一名军官头戴贝雷帽,身着新式军装,一打听,原来是驻港部队来征兵了。他立即报了名,经过一次又一次严格的体检,成国磊如愿成为一名驻港部队的新兵。

  与成国磊一样经过严格筛选进入部队的,还有张店区中埠镇的杨乐明,一个镇30人参加体检、政审,最终只有他1人合格。

  1997年12月11日凌晨4时,大巴车载着100名淄博籍新兵驶向济南遥墙国际机场,另外的5名女兵单独出发。没有鲜花、没有锣鼓、没有欢送仪式,这一群身负神圣使命的新兵悄悄地离开了自己的家乡。

  “我们这批淄博兵是唯一一批坐着飞机去参军的,我们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坐飞机。”钟国瑞自豪地告诉记者。他说,当时驻港部队还在青岛选拔了一批兵,他们是坐着火车走的。“市政府肯花这部分钱空运我们过去,足以看出政府对驻港部队的支持,我们都非常感动,政府的无条件支持,也激励着我们在部队更好地服役。”钟国瑞说。

  从广州的白云机场,再到深圳的营房,一路颠簸,他们开始了真正的军旅生涯。每天队列训练、体能训练、内务整理等课目的严格训练,45天后,又一个神圣的时刻到来,他们被光荣地授予列兵军衔。

  老兵孟强告诉记者:“三个月后,新兵连结束了,我们被分配到全国各地学习不同的专业,过后才知道,驻港部队也分陆海空三个兵种,坦克、工防、通迅等14个营区,都有我们淄博籍战士。”

  一年后,这些列兵们又被授予上等兵军衔。1998年11月21日晚上,他们进驻香港执行防务。

  驻港岁月,只逛过一次街

  “原以为到了香港,有时间可以到大街逛逛,见识一下国际大都市,可是真正驻港后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不现实。”老兵宁涛说出了当时的感受。

  不准外出、不准与香港市民交流、不准回家探亲、不准给家里打电话铁一般的纪律,着实让这些刚刚离开家的新兵们适应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们与家里交流只能通过书信,而且出于保密等因素,我们的信还不能直接从香港寄出。部队每天会有专车将信拉到深圳寄出,过几天再到深圳将我们的信拉回来。”老兵商博告诉记者。

  一年365天,战士们除了外出执行任务,大多时间都在军营内度过。只有在退伍前,才会特批一天时间外出上街购物。

  老兵安俊山告诉记者,在驻港部队,接受的完全是密闭式训练,别说跟外界取得联系,就是见一见香港人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们见到的第一批香港市民,是保洁员。”说起那段经历,老兵们都笑了。

  安俊山告诉记者,英军驻港部队的生活作风与我们完全不同,他们睡席梦思床,内务基本不用自己动手,叠被子、打扫卫生等一系列事情全部交给保洁员来做。我们的部队进驻后,搬走席梦思,换上硬板床,被子叠成“豆腐块”,干干净净的内务,整洁的营房一下子引起香港保洁员们的不满,他们认为解放军来了,自己动手干活是抢了他们饭碗。为了争取回自己的岗位,保洁员们集体到香港政府上访,直到驻港部队做出让步,留出营房的一小部分区域交由他们打扫,事情才得到平息。

  每年的8月15日,军营开放日,可以说是战士们与市民接触最近的一次了。杨乐明告诉记者,他们表演的威风锣鼓敲出了军威,刺杀格斗军体拳,让市民见识了什么是真功夫。通过开放日,也拉近了香港市民与驻港官兵的距离。

  第一批驻港淄博兵入伍后第二年,恰逢兵役改革,3年制义务兵改为2年制,取消了下士军衔。通讯兵佟宝珠告诉记者:“我当了3年兵,戴了两年上等兵军衔。虽然驻港时间不长,生活也没有最初想象的精彩,但是我依然感谢那段经历,那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中,绝对是一笔宝贵且不可磨灭的财富。”

  脱下军装,我还是一个兵

  高度重使命,开拓创一流。驻港部队的这句口号始终激励着每位战士。

  回到淄博家乡后的佟宝珠,脱下军装,仍是一个兵,他自谋职业,开办了一家啤酒厂。明清街附近的这家小酒店也成为战友们聚会的场地。他对记者说:“我们这批淄博兵都是好样的,当兵时没有一个人当过逃兵。回来后,不管是上班族,还是自谋职业者,干得都不错。”

  杨乐明是石岗军营步兵七连的一名战士,2000年退伍后,在南金兆集团上班。企业破产后,他自谋企业,做起了车险行业,如今做得风生水起。

  航空兵毕晓磊,回到家乡被安排到一家局级单位上班,但是不安分的他,辞职下海经商,如今已是淄博绿茵雷诺4S店的企业主。

  在驻港部队服役5年,毕晓磊先后失去了父亲、姥姥、姑姑三位亲人,这成为他永远的痛。当兵时,亲人的离去他感到无能为力。今年3月份,毕晓磊得知高青战友李健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治病需要花费100多万元时,他和成国磊等诸多驻港部队战友募捐,当天就募集资金35万元。

  在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之际,毕晓磊、成国磊等人自发成立了“淄博驻港部队老兵救助基金组委会”微信群。他们号召那些有能力的战友们伸出援助之手,去帮助那些真正有困难的战友们,汇小流成江海,老兵们的爱心凝聚到一起,一切都变得势不可挡。

  “不管是3年兵,还是5年兵,驻港部队神圣的使命感,担当意识已经深深地烙在我们这些老兵的心里,无论现在处在社会的什么位置,我们都牢记自己是一名驻港部队的老兵,我们会带着那份荣耀,热情地生活,全心全力的工作,坚决不辱驻港部队老兵这一光荣的称呼。”毕晓磊感慨地说。

  驻港部队总部警卫连 康健:在香港,我站一号岗、

  □记者 王玮

点击查看原图


  6月29日晚,张店区明清街。在战友佟宝珠的小酒吧里,我市第一批驻港部队老兵康健给记者讲述了驻港期间,自己那三段难忘的小故事。

  背景:无数摄影镜头没有自己一张

  驻港期间,康健被分到了驻军警卫连,负责驻港部队总部的警卫安全任务和驻军总部一、二号岗的执勤任务。“有一件事情,现在说起来,是遗憾,也是我的骄傲。”康健笑着告诉记者,一号岗是香港回归当天,中、英防务交接仪式的岗哨,这个岗哨一直以来也是香港市民以及世界各地游客最喜欢拍照的地方之一。“当时,每天都有千千万万的人在这里拍照,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不能微笑,不能回应他们的热情,但是我却成了他们照片里的背景。虽然在一号岗站岗三个月期间,没能给自己留下一张照片,但是我却留在了他们的照片里,跟着他们飞到了不同的国家。”

  背后:春节欢庆之夜聆听漫天烟花

  1999年的春节,康健在一号岗站岗。“岗哨的后方,香港政府正在紫荆花广场举办焰火晚会,而我们部队,除去站岗的,其余战友都在宿舍看春晚。”康健告诉记者,市民的欢呼声,战友的欢呼声,夹杂着香港冬季腥咸湿冷的海风向自己扑来。第一次在香港的土地上过春节,感觉有点孤单,但内心却是激动和火热的。“焰火就在我的背后,我却不能回头看,不能和大家一起欢呼。我必须一动不动,时刻保持警惕,因为我知道,坚守岗位是我的职责,尤其在举国欢庆、阖家团圆的时候,我更要站好岗、放好哨。”即便是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康健依然有点激动。

  背影:父亲千里来港隔窗泪眼相望

  1999年3月,康健的父亲去香港旅游。“当我通过书信知道父亲要去旅游的时候,内心激动而忐忑。激动的是,一年四个月没见到家人了,别说见面,连声音都没有听到。忐忑的是,站岗的时候不能说话,如果见到父亲,控制不住情绪怎么办。”康健告诉记者,自己真的是掐着指头算到父亲去的那一天的,但没想到当时并不是自己站岗。“我就那样站在部队的楼上,透过百叶窗的缝隙,远远地看着路对面的父亲,我都不确定,他是否看到了我。我的父亲就那样在路上站了一会儿,张望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那一刻,看着父亲的背影,我的眼泪哗哗的”

 石岗营区某部 钟国瑞:一首《常回家看看》听哭一个连

  □本报记者 鹿鹏

点击查看原图


  “快收拾东西回家,你被驻港部队选上了,下午区武装部报道,明天早晨就走!”1997年11月,正在淄博师专政史专业二年级课堂上上课的钟国瑞被父母急切而激动地叫出教室。来不及跟同学告别,只跟辅导员杨德忠简单汇报了一下,19岁的钟国瑞便毅然投笔从戎,参军驻港。

  毅然从军的勇气来自从小便深刻脑海的军营梦想。小学三年级的钟国瑞被凯旋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士的报告深深震撼,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他们毫无畏惧,冲锋陷阵,保家卫国,这就是时代英雄!我一定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幼小的钟国瑞心里早早埋下了参军报国的种子。

  在深圳部队训练基地,钟国瑞被分配到装备保障专业。没有犹豫和思考,钟国瑞便和战友们一起投入到热火朝天的新兵集训中去。他们深知,在领先全军率先穿上崭新的毛料97式新军装荣耀背后是超人一等的标准和责任。1998年4月,钟国瑞去桂林市广州军区某部进修军械修理专业,七八月份桂林市突遇百年不遇的降水,城市被困。在桂林军区战士全部抽调长江防洪的背景下,他们接受军区号召,中断进修和桂林市民一起,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抗洪保卫战中。两个月后,洪水消退,他们又悄悄地回到部队完成进修学业。1998年12月,完成进修归队的钟国瑞,随所在连队一起,驻军香港石岗营区。

  驻港部队,并没有常人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两年多的驻军日子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话,更不允许回家探亲和亲属探望。与外界的联系,只能靠一封封扁扁的书信。虽是钢铁威武之师,可也是血肉之躯,还记得是1999年中央春节联欢晚会上一首《常回家看看》,深情的歌曲让这些青春热血的汉子们泣不成声。三年驻港军营的熔炼,让他拥有超人的勇气和自信面对生活中的机遇和挑战。“一定要出类拔萃,超人一等!不能为驻港部队抹黑。”不论是在部队还是转业到地方,这已成为钟国瑞的人生信条。

  无数次梦回军营的钟国瑞告诉记者,佩戴紫荆花徽章,是他一生的骄傲和荣耀!

  添马舰营区某部 佟宝珠:离别半年“菜鸟”成了男子汉

  □记者杜清亮

点击查看原图


  1997年7月1日凌晨,坐在电视机前正在看香港回归祖国政权交接仪式的18岁的佟宝珠,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看到解放军威武雄壮、整齐划一进驻香港,展示了威武之师、正义之师、文明之师的形象,我是好生羡慕。”佟宝珠从此对军人有了无比向往的心情。

  1997年10月份,佟宝珠从父亲那里得到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特别行政区部队第一次在淄博招兵。此时正在淄博市第十七中学读高三的他欣喜若狂:机会来了!

  报名、资格审查、体检经过层层筛选,佟宝珠有幸成为当年张店区选拔合格士兵28人中的一员。

  1998年6月10日下午4点多,正在桂林参加通讯尖兵集训的佟宝珠,突然接到教导员的通知:“你家人来看你了,赶紧去门口吧。”

  得知此消息,从没出过远门的佟宝珠激动地大步跑向门口,然而当他跑到门口喊了一声“妈妈”时,妈妈愣是没认出站在眼前的儿子来。“孩子,你怎么瘦成这样了。”此时的佟宝珠已经从学生时代的160斤瘦到了130斤。

  妈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然而佟宝珠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安慰妈妈说:“您放心,我不再是以前柔弱的学生了,现在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听到这话,妈妈眼里闪烁着既心疼又高兴的泪花。

  妈妈的到来,给佟宝珠带来了力量。正当他在桂林训练结束前的几天,突然接到紧急任务。由于桂林突发洪涝灾害,7月2日凌晨,他们120多名士兵紧急赶到一处军民共建的菜篮子工程饲养场。刚赶到时,洪水还只达到脚踝位置,然而40多分钟后,洪水已到达膝盖位置。为救出饲养场的6000多头猪,他们组成人墙,硬生生地赶着猪往安全的地方去。当6000多头猪到达安全位置时,他们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然而当他们想到用实际行动避免了一场瘟疫的发生时,所有人的疲惫感都已烟消云散。

  如今,离开军营回到淄博走在创业路上的佟宝珠,正在用当兵时的责任和担当,迈向人生又一里程碑。

        责任编辑 刘洋
点击排行
  • 聚焦
  • 注册秒送体验金官方入口
  • 国内
  • 国际
昨日,记者在位于丁庄路以南、西五路以西的济青高铁淄博北站施工现场看到,车站的2条正线已铺设完毕;“
在位于周村的五洲国际博览城,华达布艺近3000平米的商铺,工人们正在热火朝天的装修,一楼沙发布艺展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